【走近核科学家】陈念念:玩耍并没有妨碍我的成长与发展

原创  2020-05-25 11:13:16  96人阅读

简介: 核能一直作为一种神秘而令人畏惧的能源为世人所知,从爱因斯坦到钱学森,核专家在公众眼中总是充满着神秘色彩,今天让我们走近一位核科学家,了解在他的工作与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以及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对中国未来核安全核政策的期待与解读。

陈念念(1941.10.4 -):核材料与核燃料专家。出生于上海市,原籍浙江省吴兴县。196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同位素分离专业。曾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院长。现任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科技委主任,中国核学会常务理事,研究员。

大学本科毕业后一直从事核燃料循环专用设备的研制和相关工艺的研究。上世纪70年代末,主持设计建成了可模拟有关核工厂专用设备全面参数的实验装置,为国家节约了大量核心元件的鉴定费用;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参加和主持了多次先进相关工艺的研究;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主持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专用设备。曾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3项(其中相关工艺研究2项,先进专用设备研制1项)和国防科学技术(或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曾主编《国外先进专用设备和相关工艺技术的发展》(内部书刊)。

记:您童年里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陈:当然是玩了,各种玩耍。对我而言,童年里最快乐的事情肯定不是读书,当然,读书的感觉也不错。也不光是童年,包括中学、大学、工作以后至今,甚至是在我人生最困惑的文革时期,我也一直没有放弃我的兴趣爱好,可以说一直没有不玩过。玩,并没有妨碍我的成长与发展。现在的小孩子如果想走我这种路子,一定会被认为是旁门左道,会受到家长的责备和学校的鄙视,但想走我这样道路的小孩子一定不会少。所以,我还是希望家长和学校给孩子营造一个适当宽松的环境,让孩子有一定的时间去玩耍。

记:您担任理化研究院的院长时,怎么看待院长这一职务?

陈:我当院长的时候,很多人觉得我不像院长,不够威严。而我觉得当领导,首先要把自己适当放低,不能将自己放在一个高位上。那样的话可能会适得其反。还是要将自己当一个普通人来看,一个跟广大职工一起要把理化院搞好的团队里的一份子来看,领导要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

记:在担任院长期间您又是怎样平衡自己的行政工作与科研工作的呢?

陈:我一直也没有放弃科研。形象地说,没有做科研管理和行政工作之前,在科研方面我主要是在做问答题,通过在办公室里作计算,在实验室里做实验,来解答所遇到的问题。担任科研管理和行政工作之后,主要是在做选择题,就是通过开会、下实验室了解情况、看交上来的科研报告等来作出选择,做出下一步科研工作怎么做的判断和决定。

记:您觉得作为一位科研工作者应该有怎样的科研精神?

陈:最本质的就是实事求是。科研本身就是求是的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强调要注意细节,严细是一个科研工作者应该有的基本素质之一。

记:您对如今的中青年科研工作者有怎样的建议?

陈:要学会表达,有的科研工作者只会做实验,能做出很好的实验不一定能写出好论文,能写出好论文不一定能做出好报告。我觉得青年科技人员要提高写作水平和表达能力。

记:您主持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专用设备,您怎样理解创新?

陈:国际上核能技术发展比较快,我们国家完全靠自主创新是不可能的,应该先引进、吸收再创新。但要长远可持续发展,光靠引进肯定也是行不通的,必须通过创新来求发展。

现在的思路,我认为是对的。每引进一个国外的先进堆型,我们后面都有一个团队在做国产化的科研工作。

核工业这么多年来,有那么多的经验,我们有很好的基础,所以我们引进后再创新是有基础的。引进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打开思路。

记:那您觉得创新的本质是什么?

陈:创新的本质,我基本同意某一位院士的说法,就是你做得比别人好就是创新。我认为创新没有大小,更无止境。科研工作中大的创新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所以我们也应该鼓励小的创新。创新,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也是一个坚持的过程。你只要坚持做一件事情,且今天做得比昨天好,那就是创新。

记:从一位普通的科研工作者到院长再到院士,每一次角色的转变带给您的变化是什么?

陈:其它好像没什么变化,只是责任更大了。当选院士后,我属于被公众化了。我希望能通过一些科普活动等来为核能发展做点事情。

记:核能科普,您最想传递给大众的声音是什么?

本文地址:http://www.zyelc.cn/renwufangtan/143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电气新闻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王毅:京津冀区域环保规划应具有标杆意义
下一篇:胡静:新《环保法》打出污染治理“组合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