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华:能源革命让市场配置资源

原创  2020-06-05 09:41:33  184人阅读

简介: 现在我国的能源消费出现了一个转折,从较高的经济增长开始转向平稳增长阶段,这是从工业化的发展阶段、产业结构、产能三个方面来判断的。

记者:您认为雾霾天气形成的原因是什么?跟煤炭和燃油有何关系?

潘家华:雾霾的形成绝对是跟化石能源的消费联系在一起的,这是没有任何质疑的。但为什么雾霾突然间变得这么严重,我们可以看一下中国能源消费的历史。1980年我国的能源消费总量也就只有6.5亿吨标煤,经过二十年后,2000年我们的能源消费总量翻了一番是13.5亿吨标煤。但进入21世纪后,我们能源消费总量保持了非常快速的增长,到现在已经超过了35亿吨标煤。

然后再看一下我们的能源消费结构,化石能源占比是91%,其中煤炭是68%左右,石油在19%左右,天然气是4%左右。其中煤炭的燃烧排放量最大,市场成本低,但社会和环境成本高。从我们能源发展阶段和消费结构来看,中国能源消费单位热值的常规污染物和碳的排放量要远高于以石油为主的发达国家。

但排放并不意味着雾霾必然会生成,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排放相对集中。

在瑷珲——腾冲(400毫米等降水量线)线以东地区,人口占94%,国土面积占比在40%以下,人口和产业高度密集。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气候条件。中国东南部区域属于季风气候,海洋的湿润气团往北移动,北部的冷空气向南移动,南北气团容易达到均衡状态,就导致了没有风的稳定气层,不利于污染物扩散。此外我们的技术、标准、监管上都存在一些问题,这样综合的因素导致了雾霾天气的形成。

“能源效率低是个表象伪命题”

记者:现在普遍认为我国的能源效率比较低,仅仅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为什么会这样?

潘家华:我认为能源效率低是一个伪命题。中国的能源效率并不低,相对于发展阶段,甚至比发达国家也不低。以炼钢为例,我们现在吨钢的能耗比OECD的平均水平要低,而且我们是从铁矿石炼出来的,而国外废钢占比则较大。我们的煤电,百万千瓦超超临界机组煤耗在280克/千瓦时左右,这比美国、德国的还要高效。此外,我们汽车的燃油效率也高于美国。必须看到,我们单位面积的建筑能耗也是低于欧洲美国的,尽管我们的舒适程度没有他们高。综合来看,我们不能简单说:中国能源效率低。

但为什么我们单位产值的能耗比较高?分析来看,一是我们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本身的特点就是能耗高。二是我们的产品结构,产品的附加值偏低。比如瑞士的钟表可以卖到几万块钱,而我们制造的手表却很便宜。三是与我们整体的发展水平有关,生产能耗高,生活消费能耗少。四是一些比价因素。例如理发、出租车,同样的服务,同样的能耗,用美元计,单位产值的能耗,中国比美国高出3~5倍,甚至更高,这不能说中国能效低。

如果进行对比就是比技术效率,可以发现中国在世界上并不落后,在许多领域甚至处于领先地位,比如说我们的单晶硅竞争力就很强。

记者:我国能源消耗的强度正在明显下降,近几年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也已明显低于1,这是否意味着我国经济和能源消费正进入新的阶段?

潘家华:我认为现在我国的能源消费出现了一个转折,从较高的经济增长开始转向平稳增长阶段,这是从工业化的发展阶段、产业结构、产能三个方面来判断的。一是从工业化的发展阶段看。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的研究报告认为,中国已经处于工业化的中后期阶段,像北京、上海及部分沿海地区已经进入了后工业化阶段。这意味着我们工业扩张的空间已经不大,能源消费的增长将不会来自于原材料产业或常规制造业的扩张。相反,由于技术进步,工业制造业的能效会不断提高,能耗会呈下降趋势。

比如德国的能源消费总量从1980年至今一直是在下降的,从3.5亿吨标油下降到3.1亿吨标油,总量一直是往下走的。

第二,从我们现在的产业结构来看。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占比一般在70%左右,而我们现在第三产业占比只有46%。我们的第三产业正在提升,以及第二产业相对下降,能源消耗的强度也在下降。未来第三产业对能源的要求也将更多倾向于质,而不是量。

第三,从我们的产能来看。我们的粗钢2013年是7.8亿吨的产量,占世界的48%。有人戏称世界钢铁生产是“中国第一、河北第二、美国第三”,我们的钢铁产能达到10亿吨。如果进一步扩张,市场在哪里?再比如说2013年我们生产了14.56亿部手机,超过了我们的人口总数,汽车生产了2212万辆,彩电1.28亿台。市场空间已经饱和,简单重复的产能扩张就没有空间。

“民资进入有助于减少市场风险和国家投入”

本文地址:http://www.zyelc.cn/renwufangtan/17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电气新闻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环保部熊跃辉:环保标准执行不到位是根本问题
下一篇:张淼:建筑师了解业态的空间需求是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