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岩松:建筑可以“自然而柔软”

原创  2020-06-17 09:26:34  72人阅读

简介: 刚刚荣获“D21中国建筑设计奖(商业类)”的青年建筑师马岩松,曾凭借位于加拿大的超高层建筑“梦露大厦”成为历史上首位在国外赢得重大标志性建筑项目的中国建筑师。虽然受西方建筑文化影响很深,但他对建筑精神的解读,同样离不开“传统”与“自然”,离不开柔韧而坚强的祖先智慧——


梦露大厦 资料图片



    刚刚荣获“D21中国建筑设计奖(商业类)”的青年建筑师马岩松,曾凭借位于加拿大的超高层建筑“梦露大厦”成为历史上首位在国外赢得重大标志性建筑项目的中国建筑师。虽然受西方建筑文化影响很深,但他对建筑精神的解读,同样离不开“传统”与“自然”,离不开柔韧而坚强的祖先智慧——


记者:好的建筑设计必然有着深刻的人文蕴涵。如何把握建筑和人文的关系?

马岩松:我从来没有把建筑当作纯技术的东西。在我的观点中,现代城市中的摩天大楼与人的情感缺乏联系,是矗立于城市之中、标榜人如何征服自然的“纪念碑”。为了批判纪念碑式的摩天大楼,我设计了“梦露大厦”:它是一种自然而柔软的建筑,每一户的阳台错落开来,形成露台,给居住其中的人以更大的接触自然的空间,赋予摩天大楼以生命感;在这些扭转出的露台之上,生命融入了自然,摩天大楼就不再是冰冷的机器。这就是我的“人文”思考。


记者:从世界范围来说,建筑基本上都是一种跨时代传承的固定存在。历经数代而依然被人赞赏的建筑一定凝聚着一个甚至几个时代的人类智慧,而且更多是一种哲学式的智慧。

马岩松:对。建筑的永恒实际上是人的永恒,而人的永恒则是人性的永恒。人的情感不会改变,过去能够打动人心的建筑,未来依然可以打动人心。东西方的哲学观不一样,建筑的形制往往也就不一样。譬如说,东方的哲学观是以群体性为基础的,所以我们少有单体建筑,更多的是群体建筑,目的是达到整体环境的统一。


记者:您如何看待中外不同的建筑智慧?

马岩松:比如说我所批判的曼哈顿式文明,我批判它的同时,也承认它是最伟大的文明之一,这种城市文明是一个时代的标志。这个时代的智慧,就体现在建筑之中,例如摩天大楼。这是西方的建筑智慧。而东方的建筑智慧,则是我所赞赏的新文明,是回归自然的,我称其为“山水城市”。这种新文明相对于现代城市文明是颠覆性的,但其实又是一种回归——对传统中国文明的回归,它的理念,和中国古代的园林非常相似。


记者:建筑是为了提供符合人需求的空间而产生的,随着人们需求的改变,建筑的形制也在不断改变,有什么是建筑始终不曾改变的内核呢?

马岩松:以中国为例,院落可以更新,但是以家庭生活为中心的哲学思想不会改变。在发展进程中,某一个时段,西方文明实现了现代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会回归到注重自然人文的传统中去。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比如我在北京长大,整个老北京是以一个大园林的理念来建造的,我们生活在其中,自然受其人居与自然相融合的哲学理念影响。

    建筑的内核,实际上就是人对自我、自身意义的思考。人对精神的追求是永恒的,中国人这种融合山水、贴近自然、蕴含人文的群居式建筑哲学历久弥新,并必然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

   (本报记者 杨谧采访整理)

本文地址:http://www.zyelc.cn/renwufangtan/207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电气新闻网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改变正在发生, 百年品牌的新跨越
下一篇:专访立邦建筑涂料事业群策略长郭嵬